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玄幻古装遭严控阅文们怎么办

发布时间:2019-12-02 23:26:22

《庆余年》等剧播出成疑

影视行业有多脆弱?一则“新规”就足以将其掀翻。

虽然没有广电的明文规定,但对于敏感时期的影视圈来说,任何有关上面风向的小道消息都能让人神经紧绷。

这则“新规”看起来没头没尾,但关于审查的具体细则却有板有眼,总结起来就是近期严控玄幻、古装、翻拍剧,其中翻拍包括有影响力的大IP和曾经拍过的内容。

网传“新规”截图是创作者开完“吹风会”后自行总结的,非官方文件。结合近期《九州缥缈录》临时撤档、《封神演义》停播等一系列“神操作”,有此“新规”也就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了。

只不过苦了影视公司了,尤其是擅长拍古装、玄幻类型的影视公司,受影响会比较大,如欢瑞世纪、唐德影视、唐人影视等,均有待播的古装剧。

不止影视公司,更上游的网文公司亦会受到波及。众所周知,过去几年IP改编、翻拍大行其道,网文公司凭卖IP版权就赚得盆满钵满,如果今后禁古装、玄幻、IP翻拍,网文公司的日子会很难过。

而作为网文行业的龙头老大,阅文集团必然首当其冲。资本市场的反应非常迅速,阅文股价一路下跌,几乎触底,目前市值达 10.86亿港元,比2017年上市首日的958.99亿港元,缩水了三分之二。

玄幻、古装、大IP

阅文的优势如今成了“定时炸弹”

如果玄幻、古装剧严控,对阅文最直观的影响可能是,原本将在2019年播出的电视剧会受阻,主要受波及的剧有《庆余年》和《将夜2》。

《庆余年》去年8月就杀青了,这部改编自网文大神猫腻同名小说的大IP剧,阵容强大,被很多业内人士预定为2019年的爆款项目。但由于《庆余年》涉及权谋斗争,又赶上古装剧的严控,能否播出还是一个疑问。

《将夜2》也是猫腻的作品,前作《将夜》于去年10月播出后,第二部紧锣密鼓地开拍,男主从陈飞宇换成了王鹤棣,还加入了颇具人气的杨超越,无疑有着更大的市场野心。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风向说变就变,去年玄幻剧还能播,今年就成谜了。

一个古装,一个玄幻,都是大IP,阅文算是把“红线”都踩了个遍。

一直以来,古装、玄幻小说都是阅文的优势,阅文的白金大神级作家猫腻、唐家三少、耳根、我吃西红柿等都是以玄幻小说起家,玄幻小说撑起了网文的半壁江山。在起点中文网,玄幻作品高达72万本,是所有品类中数量最多的小说。

而通过IP版权运营,阅文的收入大增。据阅文2018年财报显示,版权运营达到10.0 亿,同比增加160.1%。2018年阅文授权了1 0多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影视剧。电视剧方面有《武动乾坤》、《斗破苍穹》、《将夜》、《国民老公》、《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等,动画方面有《星辰变》、《萌妻食神》,以及多部新番《全职高手》、《择天记》、《全职法师》等。

倘若真如“新规”所言,那么阅文在古装、玄幻、IP版权方面的优势将不再,反而容易成为捏在手上的“定时炸弹”。影视公司将谨慎或者直接放弃此类IP版权的购买,对于阅文的营收是一大重创。

阅文只能“曲线救国”,一些主旋律、现实、都市等题材的IP还有市场,但是价格肯定大打折扣,难以填玄幻头部IP留下的巨大窟窿。

去年没完成业绩对赌的新丽传媒,今年更难

去年收购新丽传媒时,阅文与新丽传媒协议的业绩对赌是2018-2022年连续三年的净利不低于5亿、7亿和9亿,但去年新丽传媒净利仅为 .24亿,没有完成第一年的业绩。

今年在政策趋紧、整体环境不容乐观的形势下,新丽传媒面临的压力更大,完成业绩更加艰难。

据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透露,2019年新丽传媒将制作5部电影、7部电视剧,除了已上映的《来电狂响》、《一吻定情》和电视剧《芝麻胡同》,接下来还有电视剧《庆余年》、《狼殿下》,网剧《天龙八部》,拿到许可证的有《惊蛰》、《精英律师》、《鹿鼎记》。

这其中,《庆余年》、《狼殿下》都涉及古装权谋,台网播都有审查风险;《天龙八部》、《鹿鼎记》都是翻拍剧,容易受“禁翻拍”管控的影响。受到波及的都是新丽传媒的头部项目,如果调控一直持续下去,新丽传媒可能会“元气大伤”。

而原本早该播出的电视剧《渴望生活》和电影《情圣2》,又因为“吴秀波事件”搁置,短期内很难面世。新丽传媒有可能要面临坏账的准备,拖累全年业绩。

阅文高价收购新丽传媒,看中的就是新丽传媒的内容制作能力,能够弥补阅文在影视制作上的短板,完善产业链。可如今,新丽传媒要达到阅文的预期一年比一年难,阅文的中国漫威梦想逐渐走向幻灭。

新丽传媒本身是有优质内容制作能力的,曾出品过《白鹿原》、《虎妈猫爸》、《一仆二主》等影视作品。如果政策能及时调整,还有斡旋空间的话,新丽传媒的情况能有所好转。

一环接一环的“连环劫”

阅文今年时运不济

说起来,阅文今年的“劫”就没断过,隔三差五就出“幺蛾子”。如果说去年只是尝到了大IP扑街的滋味,那么今年一环接一环的“连环劫”,则让阅文苦不堪言。

先是网文免费模式兴起,冲击阅文的付费模式。阅文受到影响反映到财报上则是付费比例下降,据2018年财报显示,阅文月付费用户从2017年的1110万减少至2018年的1080万,付费比例也相应下滑,从5.8%降至5.1%。

阅文付费率下降的原因,不排除是受到免费阅读平台竞争的冲击。趣头条旗下的米读小说、连尚免费阅读两个主打免费阅读的产品,诞生不久就获取了大批价格敏感的读者群体,证明了这一模式的可行性。

虽然阅文CEO吴文辉言语中对免费阅读模式表示不屑,认为“内容会变得更浅更快,这样的方式很难形成优质经典的IP作品”,但一回头就推出了自己的免费阅读APP“飞读”,可以看出阅文的矛盾和妥协。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

接着又遭逢起点中文网被查。5月20日,上海网信办联合上海“扫黄打非”办,对起点中文网进行整治,平台部分栏目停更,此事引发了网文圈的轰动。

起点在阅文体系中属于龙头老大,它的被查,提醒着网文头上还悬着达摩克里斯之剑。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大批网文下架,有人统计起点中文网作品数从12 万本减少到了17万本。而整个网文圈风声鹤唳,作者人人自危,对作者的创作积极性是很大的打击。

再然后就是最近的严控古装、玄幻、IP翻拍,几乎堵死了阅文很多IP的影视化之路,对一向依赖IP的阅文将产生诸多不利的影响。

看来时运不济的阅文,今年主要的任务是“渡劫”。2019年已经过去一半,下半年将有哪些“劫”要渡,一切都是未知数。

(编辑:李思)

苏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遵义哪里看癫痫病好
昆明专业看妇科的医院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李华杰
武汉近视眼手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