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移动藏经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开启铸兵学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6:26

移动藏经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开启铸兵学

“白晨。”蓝轩轻声唤了声。

白晨瞥了眼蓝轩,没去搭理她。

“白公子!”蓝轩压着性子,又换了个称呼。

可惜白晨依然对她视而不见,蓝轩已经脑了。

白晨撇撇嘴:“你忘记了我们曾经的赌约么?”

“少爷。”蓝轩艰难的叫道。

“乖,来给爷笑一个。”白晨的轻声调侃,蓝轩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晨,白晨呵呵一笑:“要不爷给你笑一个。”

扑哧

蓝轩没忍住紧绷的脸庞,不过很快便又恢复常色:“你能不能给我认真diǎn。”

白晨脸色一变,一脸严肃:“这样够认真了吧。”

蓝轩哭笑不得,她早该知道,白晨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

蓝轩给白晨使了个眼色,显然是想让白晨为她在欧阳冶面前説説好话。

白晨暗中给蓝轩打了个手势,要好处……

“小子,老夫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

“等等……”白晨突然喊道:“简单?别告诉要杀某个人,某个高手,如果是这个事情的话就免了。”

“不是。”欧阳冶严肃的説道:“我只要你学我的铸兵术,然后以铸兵术打败铸铁门。”

“额……”白晨、铭心和蓝轩都是一愣,不解的看着白晨。

铸铁门可是江湖上两大铸兵门派,可以説铸铁门乃是整个汉唐铸兵最高技艺的代表,罗了天下所有的铸兵大师。

欧阳冶虽然名声响亮。可是与铸铁门相比,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两者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白晨几乎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木讷的看着欧阳冶。

“你在开玩笑吧?我不管你与铸铁门有什么瓜葛,单是你莫名其妙的招呼一个,你连根底都不知道的人,去学你的铸兵术,光是如此就很可疑,你的决定是不是太轻佻了?”

白晨可不会答应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何况还要招惹上一个庞然大物。

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蓝轩有些了然。难怪欧阳冶説自己帮不上他的忙。

让她学习铸兵术。她也不会去学。

“小子,学我的铸兵术,要的便是一个桀骜不逊的性格。”

“你説的这桀骜不驯,也太笼统了吧。刚才那个白帝城林天。性格也是相当桀骜不驯。你不如找他吧。”

“哼……白帝城,我与他们不共戴天,若非不想旁人説老夫欺负一个小辈。便一巴掌拍死他。”

“嗤嗤,你已经欺负他了。”

白晨倒是有些可惜,心中想着,这老东西怎么就没一巴掌拍死他呢。

“欧阳老前辈,你何不把前因后果説个清楚呢,无缘无故的,我们也不好帮你吧。”

“你们可知道老夫师出何门?”

“这个……”

“铸铁门。”白晨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道:“不用説,肯定是铸铁门的前辈抢了你的女人,然后你心有不甘,你抢我女人,我就砸你场子,多半就是这么一回事。”

欧阳冶鼻子都气歪了:“小子,你能不能留diǎn口德?老夫才没那么庸俗,是……”

“那就是抢了你的掌门之位,其他不变……”

欧阳冶七窍生烟:“你他娘的能听我把话説完么?”

白晨耸耸肩,做了个请姿势,欧阳冶吐了口浊气:“我的确出自铸铁门,与当代铸铁门掌门也为师兄弟,当年我师父垂老之际,想要传下掌门之位……”

众人都是一副焕然,欧阳冶苦笑的摇了摇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并非留念掌门之位,只是我那师兄为了这掌门之位,居然诬陷我盗取本门至高铸造秘籍,我气不过便叛出铸铁门,并且起誓有生之年便要以我自己的铸兵术,击败铸铁门。”

白晨撇撇嘴,用他的话就是,不自量力。

“那您老觉得,自己的铸兵术比得过铸铁门么?”

“老夫的铸兵术源于铸铁门,又脱胎于铸铁门,自问比之铸铁门犹有过之。”

“那不就得了,这件事您老自己解决啊

移动藏经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开启铸兵学

。”

“可是我乃是铸铁门叛徒,终生都不能再踏足铸铁门一步。”

“那就下战书,宣告天下,铸铁门若是不敢应战便是怯场。”

“你以为我不想么,我曾经三次下战书,可是铸铁门都以我是叛徒,盗取铸铁门铸兵术为借口,不与我比试,最后我一气之下,金盆洗手,不再铸兵。”

欧阳冶越説越是急躁,脸上火气渐长:“我要堂堂正正的打败铸铁门,我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我没盗取他们的铸兵秘籍,我更要全天下人都知道,铸铁门掌门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吧,话説回来,你为什么找我继承你的铸兵术,我不相信这么多年,你连一个适合的传人都没有,别跟我説什么性格之类的。”

欧阳冶瞥了眼白晨:“你修炼的外功法门应该是横炼法门吧,这种外功法门,便是最适合习练铸兵术的人选,而且我观你气海之中蕴有意思精纯火气,体格精壮气血浑厚,乃是习练铸兵术的不二人选,至于你的性格……老夫只能説你很符合老夫的胃口。”

“好吧,实话告诉你,我乃铸铁门派出来,窃取你的独门铸兵术的人。”

“若真是如此,老夫便当自己有眼无珠,也就认了。”

白晨一脸黑线,感情这老家伙是赖上自己了。

“我有师门,不拜师。”

“不用你拜师,只要你将我独门铸兵术发扬光大,打败铸铁门即可。”

“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事情……”白晨眼珠子直打转。显然是要好处的时候到了。

“放心好了,老夫这铸兵秘籍多如牛毛,你随老夫来,老夫先教你……”

众人跟着欧阳冶进了铁卷派内,走过熔炉作坊,在内屋之中,一个书架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典籍。

“这些全都是你的了。”

白晨拿起一本,随手翻看了眼兵鉴录。

同时系统出现提示,发现铸兵典籍兵鉴录一本。

获得熟练度3000,开启铸兵学。

铸兵学5级。3000/5000

这在白晨的意料之内。白晨丢下兵鉴录,随口道:“这本我看过。”同时又拿起一本,然后又道这本我也看过。

欧阳冶最初没当回事,因为白晨拿起来的铸兵典籍。都只是广为传泛的典籍。

可是一本两本。也许只是白晨的兴趣。当白晨拿起十几本,都説看过后。

欧阳冶就开始怀疑,要么白晨是在糊弄他。要么他以前接触过铸兵术。

发现高级铸兵典籍奇兵炼,获得熟练度35000。

铸兵学10级,215000/500000

欧阳冶一把抓住白晨的手:“这本奇兵炼不要告诉我,你也看过。”

“呵呵……不好意思,我还真看过。”

欧阳冶眯起眼睛:“这本奇兵炼是我个人所著,而且写出来不过几日的时间,你如何看过?我看你根本就是在糊弄我。”

“啊?这本是你写的?”白晨一慌,连忙镇定下来:“哦,看错了,是里面的内容和我以前看过的一本典籍很像。”

“与你所看过内容很像?哪本铸兵典籍?这其中不少想法,都是我个人所想,你如何在其他典籍中看到?”

“你能想到的,别人凭什么就想不到?”

白晨为了掩饰自己的谎话,语气立刻大起来:“其中的,兵者凶器也,刀兵之凶在于铸兵之意,锋之所在,心也!融心铸锋,锋无可及……这也不是你自创的,这种融心铸锋,融意铸兵,很多典籍上都有记载,可是你这里面却少了关键的一diǎn,我在一本……一本我忘记名字的典籍上看到过,你少的是融神铸灵,刀兵有心有意,却少了神,一把兵器少了神,就如同人少了灵魂,即便是再好的材料,再高明的手法,也只是一堆烂铁罢了。”

欧阳冶倒吸一口凉气,脚步不自觉的倒退两步。

“融神铸灵!融神铸灵……”

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像是陷入了癫狂一般。

他哪里知道,白晨之所以会如此説,是因为看了奇兵炼后,自动领悟的融神铸灵之术。

白晨看镇住了欧阳冶,顿时露出几分得意之色。

欧阳冶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你以前接触过铸兵术?”

“看过一些本门的典籍。”

“敢问贵门尊名?”

“不能説。”白晨随口道。

“敢问兵器中的器,何解?”

“器,容山川之量,四海之广,天地之威,万象之境,此为器,能收能容,方为上者。”

欧阳冶连连diǎn头:“高明,高明!敢问这是贵门哪位前辈所著?”

“我师门前辈很多,貌似是个叫做莫邪,应该作古千百年了吧。”

“莫邪……莫邪?”欧阳冶寻遍脑海中的记忆,也想不起来,千百年来,有哪位叫做莫邪的铸兵大师。

白晨依然如故,一边拿起典籍,看了几眼便放下,一面与欧阳冶对问对答。

而且不论问答,全都是行云流水,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江湖中人,更像是一个铸兵大师。

欧阳冶越听越是惊奇,许多东西,他以前没想过,或者是想不通。

可是通过与白晨这么一问一答之间,却在瞬间豁然,如同混沌初开般,心神俱通透明朗。

蓝轩惊异的看着白晨,心中震撼莫名,难道这世上当真有个人,可以通晓世间一切不成?

过了许久,欧阳冶苦笑,从怀中拿出一本典籍万兵宝鉴,递给白晨。

“这是我毕生所学所想,全部记录在这本典籍中。”

白晨毫不客气的接过,看了几眼,没再説过分的话,免得欧阳冶喷血。

“荻花宫的小丫头,我知道你来做什么,你那事我没把握,不过他就未必了,求我不如求他。”

临汾治疗卵巢炎费用
临汾治疗卵巢炎医院
临汾治疗盆腔炎方法
临汾治疗盆腔炎费用
临汾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