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福勒嘚足球流浪旅程

发布时间:2019-07-16 05:46:09

  福勒的足球流浪旅程

  沉浸于热带足球

  福勒在澳洲踢了两年,先是在北昆士兰愤怒俱乐部,然后去了珀斯光荣。那里的热带足球,让从英格兰来的罗比非常享受。

  愤怒俱乐部位于北昆士兰州的海港城市汤斯维尔,那里属于热带,当福勒做出决定时,朋友都认为他会有不小的麻烦,因为英格兰的天气阴冷,而那里又暖又湿,不容易适应,何况膝盖有老伤、一到阴天就难受的罗比。

  去之前,有人提醒我那里的气温会有麻烦,我可能适应不了,北昆士兰处于热带。没想到,福勒不但适应反而觉得如鱼得水,我没有一点问题,事实上,天气热还帮了我,我只花了一到两周就适应了,那里又热又湿,让我感觉精力充沛。有趣的是,在那里踢球,我没受过一次伤。

  在愤怒队出场26次,福勒进了9个球,对澳洲的足球,他有了自己的认识,那里的联赛水平很高,不像有人说的那样糟糕。但联赛最后阶段,他被放到了替补席上,于是转投珀斯光荣。在那里,他找回了破门感觉,28次出场,打入9球。

  当他选择离开时,珀斯俱乐部真有点舍不得,主席萨奇说,罗比帮助球队打开了局面,我个人希望他能多留一个赛季,但作为一位父亲,一位丈夫,我理解他必须首先考虑自己的家庭。福勒在打给萨奇的里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对此,萨奇表示,我很欣赏他主动告诉我决定的行为,他永远会是光荣俱乐部的贵宾。

  其实,福勒很喜欢继续待下去,除了这里适合自己的气候、宜人的环境,红酒就是理由之一,这里的红酒非常棒。但妻子更喜欢待在英格兰。她有四个姐妹,非常亲密,所以她认为我们家庭的未来在英格兰。福勒称,考虑到孩子的学习,还有自己的教练课程,他做出了告别的决定,我必须考虑这个美好又可爱的家庭,最好还要把孩子们的学校弄妥了。我还必须待在英格兰完成教练执照考试。

  天天吃咖喱也OK

  下一站,福勒选择了泰国,芒松俱乐部。放在他手头的,还有英甲特兰米尔流浪者的合同,去这家俱乐部踢球他可以回到利物浦。在澳洲待了两年,罗比相信自己的腹股沟和臀部老伤并不适合英甲的身体对抗,于是,他接受了芒松一年65万美元的合同,这是一份全新的体验。

  在利物浦踢球时,福勒就去过泰国,我和妻子去那里的商场购物,结果被认出来。离开商场时,我像个穿着花裙子的风笛手,引着大家都跟着我回到酒店。那里的球迷对英超很熟悉,在芒松,福勒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太棒了!大家的盛情让我受宠若惊,我努力用自己最好的表演回报大家。在泰超第二阶段开始前,我需要几周的训练来恢复身体,主教练给我安排了紧密的强化训练。

  芒松的实力排不上泰国联赛的前三,但福勒乐在其中,我真的很喜欢芒松的踢球方式,他们踢得很快也很有进攻性,我更喜欢这种打法。在珀斯光荣他们更多踢大脚,泰国的球队技术更好,我可以融入新的阵型里,特别是我的新队友技术都那么好,我渴望在雅马哈球场取得成功。

  更让福勒享受的,是和英格兰、澳洲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在大街上看到大象真是不可思议。这里的一切和过去完全不同,我很享受。比如赛前的菜单上没有鸡肉、通心粉,都是咖喱,或者其他辣的,但我什么都能吃,适应起来很快。

  90英镑是种侮辱

  告别芒松后,福勒享乐足球的下一站本来定在印度。因为几大企业的支持,印度联赛突然叫板要做成下一个宝莱坞。卡纳瓦罗、克雷斯波、皮雷、奥科查等和他同时代的球星都可能登陆。

  这是份好合同,因为只有6支球队,印度联赛的赛程很短,福勒去的话,一天的收入就有1.5万美元。但因为场地所有权争议和俱乐部运营资金接受调查,福勒没能如愿,去宝莱坞的探险,只能排在日后,它还在日程表上,希望未来能成行。

  去不了印度,那就先回英格兰,布莱克浦对他有兴趣。有朋友劝他别去,这家英冠俱乐部不适合过惯明星生活的罗比,那里,队员的训练球衣都是自己洗的。罗比在乎的倒不是这点,他和布莱克浦谈得不错,直到他们出价。

  周薪是90英镑,然后是出场费,每场踢满90分钟给5000英镑。这让福勒接受不了,尽管自己不再是那个每赛季都能进30个球的利物浦上帝,但无论如何也比这值得多,阿什利科尔听到阿森纳给他5.5万英镑的周薪,差点出了车祸,布莱克浦给90英镑,我差点自燃了。福勒说,况且,那5000英镑的出场费也明摆着兑现不了,自己的体力根本不可能坚持全场。

  之后,他又谈过几家球队,也没有达成协议,经纪人只是说,我能给你弄到球队的合同,结果却没有什么事敲定。有朋友向他建议去香港,那里,有他的老友麦克马拉曼和巴特,但他不喜欢这种集约式的都市。

  现在,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是老牌俱乐部谢周三,尽管落魄,谢周三仍相信福勒的经验和门前嗅觉能帮助球队。当然,要想签下这份短期合同,福勒还得让谢周三了解,自己不是来拼命的,而是来享受足球的。

  请我执教要胆量

  年轻时,我有资本,什么都能干,但现在老了,我唯一能做的、想做的就是足球,真希望永远踢下去。说是这么说,福勒也明白,总有一天,自己会挂靴。然后干什么呢?当然不会离开足球,尽管在地产和赛马甚至体育经纪上都干出了名堂,罗比还想待在球场上。

  有那个大胆的主席请我执教?罗比知道,这么干,这位主席要冒很大的风险,但自己仍想尝到这样的惊喜。其实,这两年,他已经在尝试教练的工作。

  在芒松踢了三个月,球队来自葡萄牙的主教练卡利斯托被解雇,他带队踢了19轮联赛,输了2轮。俱乐部临时决定让福勒兼职看守教练,带队踢完剩余的赛季。这段经历,让罗比明白了教练的挑战。

  队员们的技术非常好,只是对比赛的理解不够。福勒解释,我有个翻译,但语言还是存在障碍。队员们对我不够支持,没认真听我说的。

  执教球队,福勒把自己的要求加到了芒松队员身上,我希望他们无论场上场下都保持职业。但很快他发现,这一套不管用,反而引来更衣室的反感,他的位置被队里更资深的队员约卡诺维奇替代,后者开始布置战术。

  但第一份执教的成绩,福勒还满意,我接手时,球队是第三,最终保住了这个排位,我还带领球队闯入杯赛决赛,这段时间的工作我很享受,如果有机会我会再试试。

  他在利物浦时的好友巴姆比在赫尔城完成了从球员到教练的转型,这让他跃跃欲试,我想过当教练,但不确定别人觉得我合不合适。为此,他趁空闲的时候,参与了伯利和MK盾斯的教练工作。

  未来,他希望有一位大胆的俱乐部主席,敢于冒一下险,给自己一份教练合同,教练的世界就像旋转木马,尽管都是熟面孔,但总有新的刺激。我希望能成为其中一员,希望有位大胆的主席能给我开始的机会。

安居客门店管理系统登录
微信小程序的开发平台
网络营销方法和技巧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