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仙玄传说第六百零三章五行调和

发布时间:2020-01-22 16:16:10

仙玄传说 第六百零三章 五行调和

午时分,诸人齐聚在饭厅,美美的吃了一顿蟹肉大餐,这寒潭冰蟹只是清蒸一下,那味道便极为鲜美,揭开蟹盖,橘红色的蟹黄如凝脂一般,入口即化,还有两个蟹钳里头的蟹肉更是天下至尊美味,吃的诸人赞不绝口。

“蟹钳肉,丝短纤细,味同干贝;蟹腿肉,丝长细嫩,美如银鱼;蟹身肉,洁白晶莹,胜似白鱼;蟹黄膏,色彩鲜艳,鲜美而香。这寒潭冰蟹可真是不可多得的天下美味呢。”刀无双吃了两只寒潭冰蟹,笑着发出了感概。

杜引墨笑道:“铁甲长戈死未忘,堆盘色相喜先尝。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若是不吃上几只这美味,就是死也不甘心啊。”

不到片刻,霍君白从寒潭里捞出来的四五十只螃蟹便被诸人报销了个精光,杜引墨舔舔嘴唇,意犹未尽的笑道:“小朋友,以后每天的螃蟹大餐可就交给你负责了哦,还有,女娃娃也跟着去。”

霍君白心一凛,那潭水刺骨之极,下一次水简直比死还难受,一想到日后天天都得下去走一遭,不禁打了个寒颤,但他和轩辕诗画也知道杜引墨这是一片好意,便纷纷点了点头。

“来来,喝点酒,喝点酒。淼淼,去将我珍藏的烧刀子拿出来几瓶。”杜引墨哈哈一笑,向正在啃螃蟹腿的河淼淼说道。

说话之间,河淼淼便出去捧了一个大酒坛进来,杜引墨将酒坛接过,拍去坛口封泥,笑道:“这酒辛辣如刀,我们一起喝一点,来,大家满上。”

河淼淼和凌岳一起,给诸人的酒杯都倒上了透明的琥珀色酒液,一时间酒气四溅。

轩辕诗画皱眉轻轻抿了一口,露出为难之色,道:“杜老,晚辈不会饮酒.....”

“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能吃的和不能吃的,酒乃粮**髓,这烧刀子乃是这盐台山上所种的高粱所酿,你们说高粱能吃吗?”杜引墨笑了笑道。

轩辕诗画看到杜引墨脸上的笑容,忽得有所感悟,当下不再说话,持起酒杯一饮而尽,只是酒喝的急了,桃腮立刻染上了两片绯红。

诸人见轩辕诗画如此豪爽,都叫一声好,也是纷纷干杯饮酒。

刀无双饮下两杯烈酒,脸上忽得露出喜色,向身边的霍君白低声道:“兄弟,杜老让你做这些事,原来都是提前规划好的,每件事都颇有深意呢。”

“怎么?”霍君白知道刀无双一向见识长远,连忙低声问道。

“杜老让你去冰潭捉蟹,其实是为了让你浸泡那冰冷的潭水,和体内的轩辕剑剑气的至阳之气,但毕竟那潭水是外来之物,并不能有效的和你体内的阳气,所以杜老便将你捕捉的螃蟹做成蟹肉大餐让咱们吃下去,这螃蟹在那寒潭生长而成,体内蕴藏的寒气极为醇厚,吃下去便可以从内部和你体内的阳气。”刀无双低声解释道。

霍君白恍然道:“不错,这蟹肉入腹,胃果然阴气大盛,这阴气在我体内游走,的确对我的伤势大有帮助呢!”

刀无双笑道:“人体讲究阴阳平衡,杜老让大家喝这烧刀子,也是利用酒的辛辣之气再略微和一下这寒潭冰蟹的阴气,以防阴盛阳衰,阴阳难调。”

霍君白昔年学医几年,当然知道阴阳调和对人体的重要性,当下连连点头,对杜引墨的安排万分佩服。

用完午餐,霍君白便将四色仕女图取出,将抚琴等人召来,给她们说了杜引墨的疗伤之法,四仕女都是又惊又喜,没想到霍君白体内的轩辕剑剑气之伤杜引墨真的有办法治疗。

因为四仕女体内也有一道轩辕剑剑气,所以霍君白便请她们几人也随自己一般每日去寒潭浸泡,再食用那冰潭寒蟹和体内剑气,但抚琴却说她们几人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不能以这个世界的物质帮自己和体内阳气。

霍君白对抚琴茗衣四女体内的伤势颇为关心,但茗衣也安慰他说,虽然她们几人体内存有一道轩辕剑剑气,但她们也是纯阴之身,倒也不会因此而丧命,所以霍君白也只能先将此事搁下,心想以后等见了白冰儿,看看她那里还有什么办法没有。

接下来的日子,霍君白和轩辕诗画每日都去那寒潭之,霍君白潜到水底捕捉那冰潭寒蟹,而轩辕诗画则在潭水表面浸泡片刻,午餐时候再佐以烈酒,将那冰潭捕捉的螃蟹清蒸而食。

如此过了一月时间,轩辕诗画体内的轩辕剑剑气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活跃的迹象,似乎已经被这寒潭和螃蟹的阴气和了十之八.九,但霍君白体内总还有那么一丝半缕的阳气无法和,据刀无双分析,寒潭和冰潭寒蟹提供的外界帮助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下来就得靠自己身体的恢复能力了。

这一个月内,霍君白不仅仅是下寒潭捕捉寒潭冰蟹,其余的时间还随着诸人一齐帮助山垚垚,林森森等人干一些诸如锄草,翻地,浇水,推磨之类的农活,干完活,喝着自己亲手磨的豆浆,吃着自己亲手种的青菜,豆腐,大米,让大家都感觉自己回到了一种向往已久的田园生活。

一到夜间,经过一天的劳累,霍君白静静的躺在田间的虫鸣和那咔吧咔吧的拔节之声,感受着大自然演奏的一首首交响乐的美妙,他的心境也有如破茧成蝶一般再急的成长着。

在这里,山垚垚教会了他如何松土,要保持土壤的结构疏松、通气,保水、保肥。

而铁鑫鑫告诉他不同种类的土壤的矿盐成份也不同,不同的土壤适合不同种类的农作物来生长。即便是看起来松松散散的干燥沙地,也有适合生长的农作物。

而林森森则将农作物种植的要点向他倾囊相授,使得他明白不同植物的不同习性,要想种植出好的作物,必须得依着植物的性子来。

河淼淼则教给霍君白灌溉,施肥的法子,要适时、适量,合理的灌溉施肥,播种前怎么灌水,催苗时如何灌水,生长期怎么灌水都有不同的技巧。

而炽焱焱则是烹饪的高手,这里的饭都是他来煮,他教给霍君白掌握火候的重要性,‘火候’一词的使用并不局限在厨房,更能用来评价处世的修养和气度。

在这里,他不光学会了这些知识,还理解到从做菜的五味与五行之间的关系,在厨房里,五味的最佳存在方式,并不是让其有某一味显得格外突出,而是五味的调和以及平衡,而追求五行的平衡,亦是一个健康的人体不断寻求的完美状态,也是在治国经世上所追求的理想境界。

经过和数人诸天的学习交流,霍君白的心态变得平和了许多,也逐渐明白了广厦千间,夜眠仅需六尺;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贪多嚼不烂,欲则不达这样的道理。

......

这一日,霍君白在杜引墨的书房里观摩书法时突然来了兴致,也磨起了墨,拿起了笔,自己开始练起了字。

杜引墨笑道:“小朋友,怎么突然想着学写字?”

霍君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杜老,从始至终,君白一直都在学习别人的武功,自己却没有丝毫创造,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能栽树,我为什么就不能学学栽树呢?”

杜引墨哈哈大笑道:“好,说的好。这书法之,藏有九势:落笔,转笔,藏锋,藏头,护尾,疾势,掠笔,涩势,横鳞竖勒无论哪一式都是笔法的一种,都是前人所创,但凡书法大家,都有自己的笔路。其实只要学书者掌握了这九势正确的方法,又能勤学苦练,即使没有名师的指导,也是可以达到书法的妙境。”

霍君白若有所悟,点头道:“杜老,小子学的各种功夫都是东拉一招,西学一式,有些虽然巧妙,但并非自己有感而发的创作功夫,这样自己便永远不能融会贯通。”

杜引墨微笑道:“孺子可教也。一个书法家,即便他每一笔每一划都有名家的风范,但他每一笔和每一划都不属于自己,那么他就永远算不上书法大家。记住,千万不要泯灭了自己的个性,一味地模仿别人,那样只会迷失自我,连自己的命运都把握不了。”

霍君白微微皱眉,又问道:“杜老,可是自创套路谈何容易,就算是武圣,也不能随手就创造出像龙形搏击这样的武学啊.....”

“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一定的时间,只有顺从自然,才能驾驭自然。人可以爬到世间最高的山顶之上,但登山者攀登的时候一次也只能脚踏实地的迈一步。到了合适的时候,你要的东西自然会信手拈来。”杜引墨凝视着他,温和的说道。

“多谢杜老点拨,君白明白了!”霍君白心豁然开朗,心悦诚服的点头说道。请访问:

北京丰益医院专家
成都银屑病医院看病贵吗
内蒙古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成都治疗阳痿医院
中山如何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