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战天穹 第一百一十八章 灵器与灵器的对决

发布时间:2020-01-16 19:08:16

神战天穹 第一百一十八章 灵器与灵器的对决

看到自己的王妃不顾死活地离自己而去,还说要跟那谁死在一起。搞得慕兴德这个德王是又气又怒又急。

“青芸,你给本王回来,你是本王的女人,要死得跟本王死在一起。阿呸,本王才不会死。”慕兴德朝着青芸远去的背影愤怒吼叫,接着朝手下人怒吼:“你们这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去把王妃给老子抓回来。”

“王爷,这……。”李三有些犹豫,现在的情况摆明是有去无回啊。

“这什么这,你敢抗命吗?”慕兴德刷地拔出随身佩剑,面目狰狞。

“王爷,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将王妃抓回来。”李三吓得差点从马上掉下来。

“算了,都不用去了。”马车内又传出那个老妪的声音,这声音苍老难听,但此时听在李三的耳朵里,那简直是来自天籁的声音啊。不用去了,太好了。别人说话也许慕兴德不会听,但这老妪的话是很有分量的。

果然,慕兴德面目狰狞的表情消失,取代的是郁闷和焦急,“姥姥,她可是本王的王妃,就这么让她走了,我……。”

“王爷,留得住她的人留不住她的心。现在我们大事要紧,琼西国正处于危险当中,我们必须第一时间报告王城,不要为了一个女人而误了国家大事。”老妪语重心长地劝道,“我们走吧,再晚些就来不及了。”

“唉!”慕兴德恨恨地一声长叹,无奈地道:“好吧,我们回去,走。”

随着他命令一下,这支急匆匆而来的队伍调转马头,朝着原路急匆匆而去。

……

洛桑城,守城的几个士兵无精打采地靠在城门上,哈欠连天,好像一晚上没睡觉的样子。

“驾驾……。”这时,一骑快马飞奔而来,卷起漫天尘土,大地被马蹄践踏得“嗵嗵”直响。

这响声惊醒了昏昏欲睡的守城卫兵,他们强打精神站直身子,睁眼朝外面望去,只见一个长得跟仙女似的少女骑着快马绝尘而来。

“哇,好漂亮的妞。”一个卫兵嘴角“哧溜”一声,口水拉出来老长。

“快关城门,敌军来袭。”少女的快马飞快掠进城门,瞬间冲了过去,在身后留下一句话。

几个卫兵直到青芸的倩影全部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这才回过神来。

“额,刚才她说什么,敌军来袭?”一个卫兵问旁边的卫兵。

“好像是。”旁边的卫兵接过话,“他还让我们关城门。”

“哈,开什么玩笑,这里怎么可能有敌军来袭。就咱这鸟不拉屎的洛桑城,送给别人都不一定要,谁撑饱了没事干,耗费物力财力来打咱们。”

“不对,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了。”

这些士兵实力低微,这时候才听到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的声音。

几个守门卫兵都安静下来,仔细听声音。

“没有啊,你傻了吧,哪来的声音?”一个卫兵开口。

另一个卫兵则飞快地趴到地上,耳朵贴着地面听了一会后,脸色大变,飞快地跳起来大叫:“快,上城楼瞭望塔。”说完,他撒腿就朝城楼上跑去。

另外几个人不明白这家伙要干什么,但出于好奇,他们立即跟上。

爬上城楼瞭望塔,视线立即开阔了很多,这下他们看到了,烟尘滚滚,正汹涌而来。

“那是,沙尘暴吗?”一个人傻愣愣地问。

“暴你奶奶个头,快关城门,敌袭!”领头的那个卫兵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用吃奶的力气发出最大的嘶喊声。

随着这一声嘶喊,城门这里一时大乱起来。

“传令兵,快去报告城主,敌袭。你们几个去敲警钟。”

“是。”

按着领头卫兵的吩咐,这几个城门的卫兵各自忙碌起来。

……

秦家,秦雨以一战六,经过一番疯狂厮杀,七星阵破灭,六人无一例外全部被轰翻。

噬血魔刀之威,区区一个残缺的七星阵又怎能抵挡得住。

“秦远道,轮到你了,去死吧!”秦雨双眼血色的凶光爆射,魔刀化作贯穿天际的血痕,朝还在疗伤的秦远道轰然斩下。

秦远道低估了噬血魔刀的威力,以为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以他灵境的实力和一些珍贵的丹药很快可以恢复伤势,至少可以恢复大半的战力,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依然还在疗伤。噬血魔刀制造的伤口,不是那么好治疗的。

眼看那血色的大刀就要将他吞没,秦远道不得不放弃疗伤,发出一声怒吼,手中幽蓝的剑光一闪,一把幽蓝的长剑凭空出现。他也有空间戒指,秦家唯一有空间戒指的人。

“杀!”

秦远道豁然而起,一剑迎向凶猛斩落的大刀。

“轰咔!”

刀与剑的碰撞,幽蓝的剑光与血红刀光的对轰,发出的轰鸣惊天动地,灵器造成的气流形成狂暴的波浪,向着四周横扫过去,波浪所过之处,无论是人还是物,全部放倒。距离秦远道最近的人则直接被波浪撕裂,血肉横飞。

“灵器。”秦雨看着秦远道手中的幽蓝长剑,血红的眼眸微微一凝,“不,是半灵器,而且是上品半灵器。”这把半灵器可比他在宝定城抢来的那把强多了。

灵器的交锋,威力自然是恐怖异常。

这把灵器叫幽蓝剑,是秦家镇族之宝,由历代秦家的太上长老掌管,只有家族高层人士才知道有这把剑的存在,下面的人根本没资格知道,因此秦雨虽然也是出自秦家,却也不知道秦家还有这么一把镇族灵器。

既然是镇族之宝,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拿出来的,所以刚才秦远道一直没有使用,而且也没必要使用,现在才被逼得使用出来。

然而半灵器始终不是真正的灵器,无法跟秦雨的噬血魔刀相提并论,所以秦雨的魔刀轰压在幽蓝剑上,狂暴的力量倾泻而下,使得秦远道一个支持不住,一条腿弯曲,重重地跪在地上。

秦雨双手紧握刀柄,血色的刀锋咬牙切齿地狠狠往下压,秦远道同样咬着牙,半跪着身子,拼着老命将幽蓝剑高高举过头顶,抵挡着血刀斩下。

可惜,秦远道已经受伤,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伤,刚才止住血的伤口因为现在的用力,伤口随即炸裂,血水又流了出来,越流越猛。

“嘿嘿,老狗,你也有今天啊。”秦雨咧嘴狞笑,力道一阵猛过一阵,压得秦远道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憋屈,他恨,如果是巅峰状态,刚才没有被偷袭受伤,就算秦雨手中拿的是真正的灵器,他的幽蓝剑只是半灵器,但境界上的差距可以弥补兵器上的不足,他照旧可以将秦雨斩杀,还可以将秦雨的灵器也抢夺过来。

可惜,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他的轻敌和盲目自信让秦雨有了可乘之机,使他一举偷袭成功。

“秦雨,非要杀老夫吗?”秦远道一边咬着牙抵抗,一边艰难地从喉咙里发出声音。

“杀的就是你这条老狗,你不是高高在上吗,你不是不可一世,狂妄自大吗?哈,没想过你也有今天吧。”秦雨身上的血光越来越强盛,整个人就如一个发光体,将秦远道都渲染成了一个血人。

“秦雨,你想好了,无论怎么说你也是出自秦家,你我有着血脉亲情,论辈分,老夫是你的曾祖。你杀我就是弑祖的大逆不道行为,天理不容,将被天下人所唾骂。”秦远道没办法,只能用亲情道德来说服秦雨,企图让秦雨放他一马。

“老东西,你也配称曾祖,你也配谈亲情?你让秦冲活埋我父母的时候,你要杀老子的时候怎么不想到亲情,现在说这些废话有用吗?告诉你,老子早不是秦家的人了,杀你如同杀狗。杀杀杀……。”秦雨杀气咆哮,狂暴的力量轰轰灌注魔刀之上,疯狂地轰击在秦远道最后的防线上。

秦远道紧绷的老脸一片铁青,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但他依然坚持着,他灵境高手不是吹出来的,实力的确非同一般,竟硬生生地抗住了秦雨疯狂的轰压。

两人在这里咬牙对抗的时候,后面一具“尸体”突然动了一下,随即慢慢抬起头来,望向秦雨和秦远道这边。是秦冲,他还没死。

秦冲看到秦雨的刀逐渐压制了秦远道的剑,那血色的刀口正一点点地向着秦远道的脑袋迫近,他心急如焚。

如果秦远道完蛋的话,那就一切都完了。他第一时间想的是立即爬起来帮忙,趁两人对抗无暇他顾的时候从背后给秦雨一下。

可是,当他要起来时才发现,他的一条腿没了,一模之下血淋淋的只有半截腿。

“啊——,我的腿啊!”秦冲无法接受丢了一条腿的事实,发出绝望的嘶喊。作为武者,没了腿就是一个废人了,他不想做废物。

“秦雨,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这一切都拜秦雨所赐,他恨秦雨。

“你们这群废物,都傻站着干什么,快去帮老太爷杀了那杂碎!”秦冲发现远处有不少秦家的武者战战兢兢的只管在那里傻看,却不敢上去杀秦雨,气得他肺都要炸了。更气的是,就算他下命令,依然没有人敢上去。秦雨现在的样子就是一个浴血的魔鬼,太上长老都扛不住,他们哪还敢上去。

“你们怕什么,现在那杂碎被老太爷牵制,无暇他顾,你们上去可以轻易杀了他,快去啊!”秦冲发出竭斯底里的嘶吼。

这一吼让一些人清醒过来,对啊,现在秦雨跟老太爷对抗,不能分心,正是他们出手的好机会。

“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为死去的兄弟报仇!”终于有一个入境巅峰的强者带头,高举战刀,吼叫着冲杀上去。

“杀啊。”有人带头,立即有胆大的跟上。于是,十几个人组成的战队杀气腾腾地冲进那一片血光之中,冲向正在和秦远道比拼蛮力的秦雨。

“老太爷,我们来助你,杀!”

十几个人赤红着双眼同时发出嘶吼,下一刻,血光的世界里,刀光剑影纵横。

四川省生殖医院口碑怎么样
上海六一医院可靠吗
蚌埠牛皮癣怎么治
赣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厦门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