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黑铁时代 第360章 总而言之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5:09

黑铁时代 第360章 总而言之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法兰克尼亚,已经做好觉悟要来反抗皇帝陛下了么?”在返回住所的马车上,随着有规律的不断响起的马蹄声。威廉心里面这么想着。

虽然对方只是表达了对于皇帝继承人的不满。但是理所当然的,卡尔曼四世绝不会因为法兰克尼亚的反对,就更改自己的继承人。

甚至威廉能从那位亨利王子的话语中,感受到更多的野心。法兰克尼亚需要出现一位皇帝。或许亨利王子的话语中,还隐约向威廉透漏了更多――他比卡尔曼四世,至少也是卡尔曼四世的继承人皇子,更适合担任下一任帝国皇帝。因为他更加看重那些地方诸侯,其他的国王。

威廉甚至相信,在继续熟识一段时间后,亨利王子就会趁着酒醉,又或者是兴致所在向他做出许诺:如果我做了皇帝,会如何如何。用一些虚无飘渺的承诺,期望换取赫里福德家族的支持。

不过当然了,威廉又不是白痴,他才不会相信这位亨利王子说的话是正确的。

中央与地方。皇帝与诸侯。其矛盾永远存在,并且不可调和。双方的利益完全相反,所以威廉完全无法想象会有一位真的喜欢自己的国家分裂,封建,各地诸侯听调不听宣的皇帝存在的。

所以威廉绝不会相信,换了一位皇帝就能解决这一切问题。就算是威廉自己,就算是赫里福德家族获得了皇帝头衔也是一样。

在担任国王的时候,就拼命扩大地方权力,保护自己的独立性。在担任皇帝的时候,就拼命缩减地方权力,削弱诸侯。这是理所当然的。各自不同的位置会决定各自不同的选择。没有任何例外。

所以说,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亨利王子继续与威廉,就这个话题讨论下去的话,那么除了让威廉暗暗嗤笑这家伙笨蛋之外,就不会有别的想法了。

“不过,那家伙试探我与维多利亚的关系又是因为什么呢?”威廉接着想到:“想要获得布立吞人的资助吗?嗯,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帝国与布立吞的矛盾不可调和。而在这之前,既然布立吞人愿意资助反对卡尔曼四世的洛林家族,就一定也愿意资助同样反对卡尔曼四世的萨利安家族。”

威廉就这个路线思考了一下,最后得出了一个最优解。那就是萨利安家族联合了洛林家族的残余力量,接着又获得了布立吞人的资助。同时,他们利用北方的新教,以及大陆炼金术士同盟,将帝国北方诸侯团结起来。包括赫里福德家族在内的所有帝国诸侯,都成为了卡尔曼四世的反对者。

在这种情况下,卡尔曼四世孤掌难鸣。这位控制了三个王国的强势国王,最终也难以逃脱败亡的命运。

“法兰克尼亚人,多半也是这么想的吧。”威廉心里面这样想道:“只是……稍微有点自以为是了……哼。”

是的,如果一切都按照法兰克尼亚的萨利安家族所想的那样发展,那么一切都不成问题。但是这个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

首先,洛林家族是否愿意与萨利安家族再次合作,就是一个大问题。在许多洛林家族的成员看来,他们之所以会战败,就是因为他们的传统盟友萨利安家族的背叛。如果萨利安家族不背叛的话,那么拥有洛泰尔尼亚与法兰克尼亚两个强大的诸侯国的他们,绝不会如此轻易地败在皇帝手上。

比起敌人,背叛者理所当然的更加可恶。也正因为如此,洛林家族恨萨利安家族,比恨他们的敌人士瓦本的卡尔曼更多。

尽管世界上所有的聪明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就是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但是这个世界上果然还是普通人以及蠢货更多一点。

洛林家族的外交政策与外交态度,理所当然的会受到传统与历史仇恨的影响。所以威廉很难想象,在短时间内洛林家族会与萨利安家族再度结盟。

没有洛林家族的帮助,洛泰尔尼亚就绝不会站在法兰克尼亚这一边。这个帝国最重要的邦国之一,就绝不会全心全意的参与到接下来的战争中。

但是,这里又不能不考虑到布立吞人的态度。

比起洛泰尔尼亚的洛林家族,威廉觉得布立吞人援助法兰克尼亚的可能性较大。但是,这个援助力度究竟有多强,是否会像是之前,支持洛泰尔尼亚的洛林家族那样,全心全意的支援萨利安家族,那就是两码事了。

这里就又要说道威廉与他的赫里福德家族。

如果没有赫里福德家族与俄罗斯王国的强势崛起的话,那么威廉相信,法兰克尼亚是布立吞人最好的选择。但是现在就不同了。看前面一段时间,布立吞主动与俄罗斯靠拢,以及维多利亚与威廉的互动就知道,比起法兰克尼亚,布立吞人更看好俄罗斯成为他们在旧大陆上的最重要盟友。

有了俄罗斯,有威廉与赫里福德家族作对比,他们多半就不会太看重法兰克尼亚的萨利安家族了……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

不过威廉觉得

,就算是布立吞全力支援法兰克尼亚,法兰克尼亚也很不容易获得胜利。

因为它距离卡尔曼四世的直辖领土实在是太近了。而它距离布立吞人的控制区域却较远。这一近一远。增加了援助难度,降低了攻击的难度。同时法兰克尼亚在地理上也不容乐观。

它被伦巴第,以及大摩拉维亚,还有喀尔巴阡王国包围在中间。他不得不支撑两条阵线,应对敌人的两面进攻。在这种情况下,法兰克尼亚很难获得胜利。

最后,就是俄罗斯了。

并不是自我标榜,或者太过傲慢自大,威廉真心实意的认为,真正能决定法兰克尼亚命运的,就是俄罗斯。甚至,某种意义上说,真正能决定接下来一轮战争胜负的,就是俄罗斯。

“我们在旧大陆的边缘,我们是最后一个出牌的人。而且与布立吞人不同,我们可以调动一支庞大的陆军,参与到接下来的战争之中。”威廉的心里面这么想着:“只要我们能够支援法兰克尼亚,那么我们就可以立刻南下,攻击大摩拉维亚――与法兰克尼亚需要两线作战不同,我们只需要进攻摩拉维亚一线的敌人,我们比他们更加轻松。

不过,反过来。如果我们加入皇帝的一方。那么我们需要出的力气就不大。法兰克尼亚与俄罗斯没有领土接壤,我们只需要派遣一支小部队,或者说,一个军团加入到皇帝的军队中,以证明我们的忠诚就可以了。”

威廉心里面这样思考着,权衡着利弊。不过,无论如何说,得知了法兰克尼亚有着反对卡尔曼四世的倾向,都是一件值得高兴地事情。局势变得更加混乱了,也就代表赫里福德家族可以趁乱谋取更多的利益。

就像是威廉之前说过的一样,他要求的不多。无论是布立吞人也好,是帝国也好。无论是士瓦本家族也好,是萨利安家族也好。

无论是谁来当帝国皇帝,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威廉知道赫里福德家族的短板。他们的底蕴不足,想要获得帝国皇帝宝座,自然难上加难。就好像是在他前世的欧洲近代,普鲁士与奥地利的关系一样。

在很长的时间内,威廉都不得不扮演一个皇权的挑战者的角色,而不是拥有皇权的那个人。

所以,威廉的要求非常简单。无论是谁都好――谁能给他希隆斯克与利沃尼亚,他就加入谁。

“不过,也理所当然的,在最近一段时间我没办法做出决定。再看看吧,看看吧。”嘟囔着这样的话。威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马蹄声,车轮碾过道路的声音。这样单调,重复,乏味。以至于威廉有些昏昏欲睡……

……

就是这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鹿特丹的威廉的别墅,成为了帝国的一处新的政治焦点。

维多利亚非常大方的将整座别墅,再加上别墅中的所有仆人,家具,装潢摆设,连同房契地契一起赠送给了威廉。单单是这一笔支出,就相当于俄罗斯王国一个中等发达的郡的三年的赋税。又或者相当于一支富庶的远航商船队二十年的收入所得。

不过这点小钱,在布立吞的女王陛下看来什么都算不上。如果能为此拉近威廉的关系。或者,至少让外人看来觉得的关系。那么她就算是赚到了。

理所当然的,威廉对此不以为意。就算是对方不安好心的在算计自己,想要给自己贴上一枚布立吞党的标签也无所谓。威廉觉得这样挺好的。赫里福德家族的两父子,父亲是忠诚于帝国皇帝的骑士典范,儿子则是追求布立吞的醇酒美人,奢华享受的花花公子。

这样一来,无论赫里福德家族最终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说得过去,这不是相当好么?

廊坊治疗阴道炎医院
武汉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巢湖治疗阴道炎医院
廊坊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武汉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