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霆 第三十八章 瞬移空魂!

发布时间:2019-09-25 17:16:49

神霆 第三十八章 瞬移空魂!

杜雷只是在电光火石间就产生诸多疑问,而实际上,在他看到那银光之时,就已经动了。

经过半个月巩固修炼,杜雷在炼神境一重的实力更加稳固,真气收发自如,此时凭借真气diǎn走奔跑,也是瞬间就提升到最大速度,朝着那光diǎn冲去。

杜雷身形似电,不过两次呼吸的时间,就来到了那原先银光一闪的位置,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他再向前看去,却发现自己视野尽头的右侧角落,又有银光闪烁。

毫无疑问,杜雷又冲了过去。

可是,每当杜雷跑到那银光闪烁的位置,就会在新的地方重新看到银光,就这样来回三四次,杜雷索性不追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就追不上,又或许,那银光是什么人故意为之,在暗中耍他。

虽然杜雷被弄得灰头土脸,但是,杜雷识海中隐藏的雷魂却越发兴奋,它欢呼雀跃,似乎找到了丰盛的美餐,要好好地享用一番。

终于,杜雷不再控制神魂,心神微动之间,雷蛇已经从识海中飘飞而出,化为一缕暗黑色的电蛇,在空中盘旋一圈,“刷”的一下就冲了出去,速度之快,即便是杜雷的肉眼都没有捕捉清楚,他只是感觉到,神魂往左边跑了。

“哎呀!”

杜雷刚刚踏步,正准备跟上神魂,却突然间听到远处一声痛呼,当即赶上,朝那草地上一看,终于发现了一个人,不过,这个人还是让杜雷感到震惊。

因为他分明看到了一个不过三岁大的xiǎo宝宝,他有着琥珀般的乌黑大眼,xiǎo脸肉嘟嘟的,很可爱。

这xiǎo宝宝穿的竟然是淡蓝色的开裆裤,可爱的xiǎo丁丁都露了出来。此时,他正伸出一只肥嘟嘟的xiǎo手,不停地摸着刚刚被电焦的xiǎo屁股,在地上疼得打滚。

杜雷难以相信这个xiǎo宝宝就是刚才偷他花火戒的罪魁祸首,将xiǎo宝宝提到半空中,往他左手上一看,正好发现了花火戒。

这怎么可能?杜雷心中震惊,一个三岁大xiǎo的xiǎo孩子,竟然在一瞬间,偷走了他的花火戒!

“呜呜…呜呜…你放开我,你这个大坏蛋,坏蛋坏蛋坏蛋!”xiǎo宝宝哭得稀里哗啦,口中还传来幼稚的童声。

xiǎo雷蛇从xiǎo宝宝的衣服领中蹿了出来,眼看着就要冲入xiǎo宝宝的神识之中,要开始吞噬了。

“等等!”

杜雷大惊,刚才雷魂根本不受他控制,竟然自行蹿动,难道要将面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三岁大的xiǎo宝宝杀了吗?

杜雷感受得很清楚,刚刚神魂传出的分明是贪婪杀意!

虽然杜雷不知道神魂究竟何意,但他还是强行收回了神魂,最后古怪地看着被自己提在半空的xiǎo宝宝,问道:“xiǎo宝宝乖,告诉哥哥你叫什么?”

xiǎo宝宝噘着嘴,委屈道:“你肯定是个大骗子,我才不告诉你呢,妈妈説了,不能告诉坏人任何的信息。”

一边説着,只见xiǎo宝宝全身银光一闪,竟然从杜雷身前凭空消失,出现在五米之外。

xiǎo宝宝气呼呼地站在原地,叉着腰,瞪着杜雷,随后朝他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道:“大坏蛋你有本事来抓我呀。”

説罢“刷”地就消失不见了。

“……”

杜雷先收回了花火戒,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追出,他能够感觉xiǎo宝宝的任何动向,此时他正环绕自己四周不停闪烁,每一次出现都至少相隔十米以上,半秒后便又凭空消失了。

“鬼老,你现在可以出来了吧?”杜雷向识海中一直默不作声的鬼老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xiǎo孩子身上应该有一种神魂,而这种神魂的效用,很可能与瞬移有关。”

鬼老终于説话了:“没错,看这xiǎo屁孩儿刚才闪来闪去的,多半是利用了神魂的特性,我基本上可以确定一diǎn,他所使用的,正是神魂榜上排名第七十二名的神魂。”

“什么?”

杜雷吃了一惊,刚才这xiǎo孩子屡次闪退瞬移,极为灵动,而即便如此,他却只是继承了排名第七十二名的神魂么?

鬼老双眼微眯,道:“是瞬移空魂,顾名思义,这神魂的特性就是利用空间之力瞬移,不断瞬移,但是,也仅此而已。”

但是杜雷紧接着就问道:“难道不能用空间之力攻杀吗?”

既然能够利用空间之力,用其战斗也应该在常理之中。

“瞬移空魂之所以排名七十二名,就是因为它只有瞬移的能力,但是,你绝对不能xiǎo看了这个神魂,可以説,它是最鸡肋的神魂,但有时候,鸡肋的神魂用好了,却也变态得可怕。”

鬼老分析道:“瞬移空魂是空间属性神魂,虽然使用者无法直接利用神魂攻杀,但使用者本身对空间类武技的感悟性极高。”

“而且,瞬移空魂若完全成长起来,只是一瞬间便能让人跨越千里,间隔不过一秒还能再跨越千里,你説恐不恐怖?”

杜雷挑了挑眉,这也太恐怖了吧?若是有人杀他,他打不过,利用瞬移空魂开溜,这谁能抓得住?

“可是,刚才雷魂电击到xiǎo宝宝又是怎么回事?”杜雷又疑惑了,刚才神魂分明抓住了xiǎo宝宝。

鬼老摇了摇头

神霆  第三十八章 瞬移空魂!

,道:“那是这xiǎo家伙不能熟练运用,不然,你很难抓住它。不过,我现在关心的问题不是神魂,而是,神魂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不过三岁的xiǎo屁孩儿身上。”

“嗯。”杜雷摸了摸下巴,diǎn了diǎn头。

在杜雷身边,银光还在不断闪烁,xiǎo宝宝左右闪躲,奈何杜雷一动不动,xiǎo宝宝没了兴致,停在杜雷身前一棵松树枝上,无聊地看着杜雷。

没人抓他,一diǎn都不好玩,哼!

杜雷暂且没管这xiǎo宝宝,还在于鬼老做着分析。

“这xiǎo孩很可能大有来头,不然得不到神魂。”

“他天赋也不差,不然不可能承受神魂的压力。刚才看他经脉骨骼,好像已经达到了一重锻脉境!”

这是杜雷与鬼老两人分析得到的一致结果。

一个三岁大的xiǎo孩,竟然拥有传説中的神魂,这种事情太让人震惊了,这xiǎo孩必定大有来头,杜雷肯定不会轻易得罪,也不可能放任xiǎo雷蛇不管,不然,它必定还要攻击xiǎo宝宝。

刚才杜雷分析这xiǎo宝宝的来历,倒是忽略了一diǎn,那就是雷魂的反应,虽然杜雷很不愿意承认,但他确实真真切切地感觉到,雷魂想要将xiǎo宝宝识海内藏着的瞬移空魂吃了!

上一次在万象森林中时,面对萧若曦的寒冰魄,xiǎo雷蛇就已经有这种想法,杜雷隐约感觉到,却只认为是幻觉,但是如今他又一次感到这种气息,知道这不可能再是幻觉了。

xiǎo雷蛇啊,你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神魂?竟然连神魂都想吃?你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你的来历是什么?你…到底叫什么?

雷魂很神秘,隐藏在杜雷识海中,微微悬浮扭曲着,仿若根本没听到杜雷的质问。

至于向鬼老打听神魂的来历就更不可能了,这老东西自己的身世都只字不提,连名字都没告诉杜雷,他肯定也感受到雷蛇的意志,但却根本不提,显然是刻意隐瞒,问不出什么东西。

这时候,鬼老阴阳怪气地道:“xiǎo鬼,你可别放了这xiǎo孩儿,有了瞬移空魂,让他帮你去偷那药林深处的琉璃果,也不是不可能!”

“不愧是鬼老,鬼diǎn子就是多啊。”杜雷咂舌道:“不过我喜欢。”

“xiǎo宝宝,你下来吧,哥哥保证不欺负你,哥哥给你买棒棒糖吃好不好呀?”杜雷看着树枝上玩着手指的xiǎo宝宝,轻言细语地哄道。

“切,我才不会信你呢。”xiǎo宝宝从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白色xiǎo贝壳中拿出一个紫金色的果球棒棒糖,亮给杜雷看了看,随即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鬼老眉尖一挑,惊讶道:“哇靠,这xiǎo屁孩儿吃的棒棒糖竟然是紫金果,太奢侈了,太奢侈了。”

紫金果,上品灵药,包治百病,锻,强经脉,炼神识,服用十年可褪去凡体,拥有紫金色真气。

杜雷无语,既然他提条件无法满足xiǎo宝宝,那让他提总可以了吧?当即道:“这样吧,xiǎo宝宝,你自己説你想要什么,哥哥绝对给你,保证你玩得开心哦。”

xiǎo宝宝眼睛滴溜溜转了转,似乎是在犹豫,过了七八秒钟,xiǎo宝宝警告道:“那,那你不能再电我的屁股啦!”

説着,xiǎo宝宝还不忘摸了摸还有些发疼的xiǎo屁股,淘气的样子可爱极了。

xiǎo宝宝哪里懂得什么神魂,他连自己有神魂都不知道,也只是觉得杜雷就用了什么古怪手段才做到的,殊不知那也是神魂。

“我发誓不会。”

xiǎo宝宝得到保证,变得很开心,有些扭捏道:“以前我妈妈老是教育我,説什么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説他们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还经常去逛窑子,妈妈説了,我这辈子都不能去那种地方,要乖,要听话……”

“我看妈妈好生气的,我就想看看那是什么破地方,把那里都毁了,这样我妈妈就不会生气啦!”xiǎo宝宝双手环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杜雷额头上浮现三道黑线,他再怎么也没想到,这xiǎo宝宝要自己实现的事情,竟然是要去逛窑子,太奇葩了。

“所以,你意思是你从家里溜出来,到处找窑子,就是为了给你娘出气?”

xiǎo宝宝耸了耸肩,大义凛然道:“不然呢?你可要保密哦,我是为了妈妈好,妈妈説过,这叫…善意的谎言。”

“哟,这xiǎo屁孩儿懂得挺多,我喜欢。”鬼老渐渐开始对着xiǎo宝宝有好感了,确切地説,是敬佩。

为什么呢?因为三岁那年鬼老连窑子是什么都不知道,这xiǎo屁孩儿却知道到处找着逛了,有潜力,有潜力。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鹤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鹤岗治疗阴道炎方法
鹤岗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