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青帝 第四百四十九章 破城(下)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7:07

青帝 第四百四十九章 破城(下)

曹白静才想完,又听夫君传声叮嘱:“两位夫人辛苦了……太平道还是有些法力残留,人数众多,必有所针对动作,除三千军士再留十个术师……恩,留二十个在这里维持,你们带余下人员,回来南堤为赤甲重骑和轻骑上长堤作掩护,如果敌人选择……”

旧的布局显出獠牙,新的布局还在继续。

两人听着听着,渐渐笑了起来,夫君总是这样不惮以最坏变化来打量周围处境,针对准备也是一筐一筐……未必都能有用,但总是能有撞上,且没有坏处,这就是未雨绸缪了

“咚,咚,咚”就在这时,大阵中传来激昂战鼓声,骑兵一齐呐喊,竖起旗帜,向前冲锋而来,飞快向南奔驰。

烟尘滚滚,马蹄声和洪流声,合在一处,滚雷一样踏着节拍,奔驰而去。

滚滚洪流涌入鸿沟,不断接近堤岸高度,大浪拍岸,击起千堆雪。

有些上堤侦察各营斥候一个不慎被席卷进去,立刻没了影踪

沿路又有三十尺高的箭楼,一座座耸立在水中,近看似孤岛,远观却呈南北方向串连起来的岛链,但上面已不是总督的弓弩手和术师,早在晨时就轮换成了各家小诸侯分配,这些人相对分散,既登上箭楼就只能延续命令,尽量攻击

总攻一起,就由不得他们不裹挟进去了。

“轰――”

一张张巨型云梯被放下水,原木制材结实,入水微沉一半,只露出一尺大平面,但只加了几只羊皮筏,立刻反浮三尺,在水面上很是稳固……数以万计工兵蚂蚁一样攀上南北长堤斜道,合力牵引着这一张张云梯上堤。

每一张云梯连串空格上铺好了木板,这时几张甚至十几张并排放下水,形成上百米宽的浮桥,飞快向前铺进着。

“该死他要直接从水上过来攻城”特使真人望着脸色铁青,骂出声:“那些地上人就不管的么?”

一瞬间有心去摧毁对方堤坝,但这距离刚好超出真人法术范围,又肯定有术师防护,除非手里有强大的道器,要是有几枚叶火雷就好了……

“总督和俞帆迟迟不动作,必是出现意外……叶青是图穷匕现了么?”特使真人定了定神,目光渐渐冷凝下来:“堤坝远距离摧毁难,浮桥铺展却可以半渡而击毁,就算消耗法力必须催毁这些”

远远大堤上的北段,曹营急切登上岗楼查看乐进脸色一阵黑,这些结实的巨型云梯是自家监督所造,因结构简单,主公又本着催刘大耳去蚁附攻城送死的用意,很不遗余力足足造了两千架……

要是所有巨型云梯改造的浮桥全铺过去,都能在三里距离鸿沟上铺出一百步宽的水面通衢,直接骑阵冲锋过去了

“主公那里有回讯没有?”

“无。”

“立刻去冲刘营,救人”乐进只沉思片刻,已下定了决心,冷冷的命令着:“有差错,我来承担。”

这是负起了破盟的了,只是话还没有落,就听着“隆隆”的马蹄声自后面响起,乐进急忙回首看去。

只见庞大骑阵正在堤下汇聚,数以万计,以最前面五千赤甲精骑最耀眼

在这一刻堤下灵雾散尽时,刘家军完成一切所需铺垫,终揭下了一切伪装,将攻势手段的意图彻底暴露出来……

“骑兵冲关,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些?”所有望见的敌人,都产生了一种无力感觉。

就算联军中也是蒙在鼓里居多,这时无数人震惊望着这一幕,难以置信。

世界在眼前崩塌,展开更波澜壮阔的神奇新天地。

“轰――”

箭雨、法术落在铺至鸿沟水面中央的浮桥,但这时有术师团防护加持,而工兵们更不要命地向前运放浮桥。

而散布着困在这水面中间的各大箭塔都迟疑一下,各诸侯叮嘱过,且此前与关城上都是相互攻击……

关城上火力全开可不管分别,一时处在这个距离的所有箭楼都受到攻击,见此时西凉军玩真了,困在水中战场生死压力下,术师还是弓弩手都立刻本能反击起来。

芊芊扫看了一眼,立刻辨出:“太平道的法力,已降到了危险线了”

回首望在堤上就绪的第一波赤甲轻骑,望一眼面前只剩下七百步的水面,手一扬,数以百计的青藤向着关城扑去。

虽都隐在水下半尺,却形成了一条条坚韧索道,血色染红整片水域,一个个抗着云梯、几乎在用性命铺桥的工兵们都欢呼起来……还有比这更顺利的事

“砍断这些藤索砍断”胡轸气急败坏命令,紧接着听到清和女声的施法命令:“冰冻青藤索道之间的水面。”

庞大的灵压闪过,结冰声中,一条宽达百米青藤复合冰面出现,刘真人正在施法击毁青藤,见此脸色也瞬间黑了……

瞬间有种预感,这城守不住了,顿时怒吼:“快破坏黄河那道分水堤快,再晚点就来不及了”

几个真人急速奔驰过去,试图釜底抽薪。

芊芊心下一紧,灵池爆发出来,青藤又蔓延一倍,这下就工兵可以抗云梯沿着坚实冰面跑过去,让浮桥铺设变得几毫无难度。

意识到危险的太平道道士拼了命抽取最后法力,试图摧毁青藤冰面,但这让芊芊松了口气,率着术师团出手。

“拼法力罢,几天几夜消耗就为了此刻”她尖声命令着。

“轰”汹涌的法力一时倾泻,相对一百七十个法力消耗一空的敌人,仅四十术师的人数,在这一时,占据了优势。

只一分钟,几乎沿着一条血路,青藤、冰晶、云梯复合浮桥铺展到虎牢关,在百米宽度上一道道触震着,发出此起彼伏的轰鸣。

“万岁――”工兵振奋喊着,所有目睹刘家军士兵,无论步骑弓卒感染欢呼起来:“刘使君千岁……”

“太后千岁……”

“大汉万岁……”

芊芊笑出声……军气极现实,这水面通衢的情况一呈现,将士谁看不出来破关在即?

巨大的军事胜利就在眼前,荣耀功勋只等奔驰过去摘取,上洛已是坦途,怎不山呼山岁?

而这桥体触震瞬间,所有西凉军都面如土色,就连督战队的嘶喊听不闻,只盯着面前汹涌抽刀而上的这些铺桥工兵,面对这一张张高呼喊杀着的狰狞面

这里,可是虎牢关啊

洪水浮桥攻关,这样疯狂的事……

几乎同时,赵云狠狠的抽了一鞭,喝令:“冲锋”

而张飞一夹跨下良驹座骑,同样举起了长枪:“骑军……冲锋”

张飞心中振奋,大哥误导这些敌人以要垒土堆坡攻城,但这工程量巨大漫长不说,坡度仰角攻势缓慢且形成巨大伤亡,太平道术师有的是办法把人清扫下坡,怎比骑兵这样闪电攻击?

“杀啊”

此时对面太平道术师很多,但这宽阔坚实的冰藤浮桥已成,刚好在敌方术师施法距离外几百米可以提速,一鼓作气冲过去――

浮桥沉闷震荡中,马蹄践踏着藤屑、冰屑,五千赤甲骑汹涌着,一排排保持一定防御法术用的距离,在血色的浮桥上奔驰着,马踏冰河而来。

胡轸立刻命令:“全军防御反击”

只是这号令基本无用,城里轮战昼夜,清早的城上安排不多,只有不到一万,都是极疲惫,连连几声号令都没有反应。

但是后营还有几万步弓兵,勉强休息待命,只要真人那面击溃分水岭使得鸿沟退潮,直接就能摧毁敌人后续运兵的冰藤浮桥,就可将这攻进城内不到一万步骑剿杀

关键是时间

胡轸拔出剑来,对着一个逃跑的道士就是一剑,这道人法力耗尽,没有想到胡轸敢这样,顿时一声惨叫,立刻毕命当场。

拔出了剑,也不擦,让鲜血顺着剑尖流着,眼中闪着冰冷的光:“真人已赶往摧毁河堤,这就是盏茶时间,谁都不许退”

“顶过这波冲锋就是胜利”

“羌兵顶上”

“执法队顶上”

“将校顶上”

“轰”赤甲骑兵洪流冲破第一线阻碍,在宽达十余米的城墙走道上,分作两个进攻集群向两面倾泻开来。

冲出一里才被扎堆的羌兵拦阻了冲势,改下马步战,张飞、赵云、黄忠、周风、张方彪大将也不啃这些硬骨头,自几处阶梯直下冲入城内,若非外面都是大水,都已可以开启城门了。

附近被冰冻在河中央的几座箭塔上,各诸侯术师和弓弩手瞧着这敌我混杂都是呆滞。

主城门楼的帅旗下,胡轸怒吼着:“不许退下城头”

但这股赤甲兵集群攻势实在太强大,都穿着甲,战阵配合,连连砍杀下去,只直面了一分钟,“轰”城上和城墙附近安排轮守第一线防御西凉军顿时大溃,就连羌兵都败下阵来

一段段城墙被突破着,甚至许多西凉军尚在迷糊中,就直接被急涌至的敌人、友军挤下城去,惊叫着掉进了鸿沟的浊流,血水涌出来染红大片水面。

“快跑啊,这些都不是人,是怪兽……”

败兵一片片跑下城,赤潮汹涌而来,当首一黑脸大将持丈八蛇矛冲来,凶兽一样的巨眼盯着。

“张飞”胡轸挥剑就要迎上,樊稠等亲信急拉着主帅下去:“城上势孤矣城中还可防御,大帅你要一死,可就真的全崩溃了……大帅”

矛锋如龙已突进到百步外,雷声震吼冲击而来:“胡奴可敢一战”

“大帅快走我来挡着――”樊稠冲上去。

胡轸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知是属下所说是实情,自己这一身死立刻会引起全军士气崩溃,主城就会被敌人彻底占据,就算城中还有重兵,指挥混乱下不足以迅速夺回城门,鸿沟水退后敌人后续大军就会自城门冲入

“走”他疾奔下去,迅速归入城中正迎上来的一支西凉骑军,而在后面,迅速传来了樊稠的惨叫。

黑底白字的董字大旗当即在城头落下,新的刘字赤旗升起来。

“轰”雷霆降下,黄河中的分水堤炸开,水面顿时迅速下降,只是一丝喜色才浮现,就褪了下去。

“已经晚了么”眼见着城上的气运炸开崩解,真人神识扫过,就见着鸿沟中洪水血水洪流退去声中,传出了城门后机关开启的巨大咯吱声。

宝宝突然不爱吃饭怎么办
晚上为何夜尿多
脑梗怎么回事
宝宝发烧38度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