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送葬诗歌 第三百五十五章 再集结

发布时间:2019-09-13 19:19:49

送葬诗歌 第三百五十五章 再集结

轰——

一声沉重的钝响,就仿佛是教会钟楼上的铜钟砸到地面上一般,在又一次震动大楼的轰鸣声中,冰冷的水泥板裂开了好几道口子。

莉琪的身体仿佛是炮弹一样,以几乎超越声音的速度射向了敌人,那双插入铁板的皮靴踢到了血肉组成的怪物身上。原本只是凝缩为三圈的古代文字阵列一下子投影到它的身上,并且高速回转起来。

它们仿佛在命中的一瞬间就扩大了好几倍,紧密排列在圆圆环上的古代文字也散发出苍白的光辉。那是描述着冲击力意味的文字,间或还插入了表达声音与空气的字眼,在它们的作用下,被封锁的空间也在不足震动着。

眨眼间,被搅乱的空气中便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它们仿佛扩散的浪潮,渐渐积累成撼动世界的波涛。颤动不已的气流扭曲了光线,一片狼藉的会议室眨眼间便化作了一副仿佛世界尽头般的模样。

“呼——呼——”

血肉的怪物蠕动起来,看起来是想利用它那臃肿的身体抵抗莉琪的法术。然而压在它身上的魔方阵却逐渐增加着压力,它越是用力回馈到它身体上的力量也变得越强,死死地将它压制在地面上。

这个怪物的身体是用大量人类血肉凝聚而成,而且可能连受害者灵魂的一部分碎片也被它当做食粮一并吞噬了。正是因为这样,在莉琪靠近它的时候才会受到残留思念的干扰,感到难以接受的恶心。

莉琪还在注入着魔力。当她砸到这个怪物身上的时候,清楚的感觉到体内那股两人厌恶的感觉再一次涌了上来。为了将这种感觉完全抛诸于脑后。莉琪将它转化为了恶意,并且透过法术输出体外。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建筑崩裂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频繁。起初还只是些许不太清晰的杂音,数秒之后便连成了一片混响。而到了现在,层层积累的压力让封死空间的魔力墙壁也出现了龟裂,刺耳的摩擦声回响在会议室中。

终于,就连地面也裂开了口子,不仅仅是建筑物,就连支撑起这个空间的防御法术也无法承受莉琪的力量。苍白的魔力仿佛狂欢一般肆意奔流着,回应着莉琪的恶意,将原始的破坏**散播到一切角落。

在重力的作用下。崩溃的水泥板在发出一阵稀里哗啦的低沉破裂声后便向着下方裂开的空洞坠落。散碎的石块不断划过莉琪身边,她本想故技重施,用魔力将自己挂在天花板上,却发现崩裂的法术障壁阻碍了“绳索”的延伸,还没来得及套上墙壁,她的身体便随着庞大的肉块一起掉到了下层。

坠落的杂物在地上掀起了一阵烟尘,随即在向着四周扩散的冲击波下遮盖住了整个空间。与此同时,那团臃肿的肉块又受到了一记重击,立刻迸散出阵阵血花。将黑色的地板染成了妖艳的鲜红。

莉琪忽然听到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大喊道:“喂,你们没人受伤吧?好像有一个什么大东西掉下来了”

虽然看不清楚,然而在周围似乎有不少人,他们正因为突然从上层坠落的重物而陷入慌乱之中。从嘈杂的声音听来。似乎是市政厅的工作人员,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阵金属碰撞在一起的声音。

“咳咳咳咳......到处都是灰尘、啊,没事!我这边没什么问题。”才没过多久。靠右手边的方向就传来一个似曾相识女性的声音,“喂。你们几个先别靠太近,先躲在掩体后面。小心上面掉下来的杂物!”

他们不久前就已经注意到头dǐng上传来奇怪的震荡,因此才会集结在此处——然而他们绝对没有预料到脑袋dǐng上会突然裂开,还有一大堆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随着宛如地震的轰鸣声一起坠落身前。

赤红色的魔力犹如瀑布一般涌入下层的空间,就连扬起的沙尘都染上了一层黯淡的红色光泽。连同着这些异质的魔力一起,腐血的腥臭味也渗入了附近的空气中,依稀能听到什么人的干呕声。

“呼

......我还以为到这里就能有新鲜空气了呢......结果还是这么的令人作呕。”莉琪一边手扶着脑袋,昏昏沉沉的説,“该死、该死......简直是十二万倍的该死,如果我抓到那个家伙,一定要......”

还因为混乱的魔力与残留思念而头晕目眩的莉琪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他看起来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存在。少女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却被四处飘散的尘埃呛到了鼻子,低声的咳嗽了起来。

四散的尘埃渐渐散去,原本隐藏在尘埃之后的人影也渐渐显露出他们的真实面貌,而他们理所当然也看到了坠落物的面貌。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还在抽搐着的肉块,几乎每个人都是恶心欲吐的模样。

站在那个年轻人声音附近的是几个穿着公务员制服的人,他们满头满脸都是灰尘,显然经历过一番不小的麻烦。仔细看看,负责接待莉琪的矮胖男人也在那里,他将银色的箱子放在一辆手推车上,将整个身子都藏在箱子后。

而在另外一侧,好几个全副武装的人围在一个女性的身边,他们胸前别着不同材质的剑星纹章,显然全都是佣兵。至于那个发号施令的女性,自然便是大姐头了,而她却在用略有些惊讶的眼神看着莉琪。

在微暗的大厅中,莉琪的脸颊与身体上的一些部位闪烁着暗红色的灵光,那是长时间处于高浓度魔力环境中造成的**结晶化现象。对于人类而言,这是无法逆转的疾病——然而莉琪身上的灵光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她身体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扩散到四周的血红色异常魔力。

大姐头显然已经注意到了她身体上的变化,以她作为书士的能力,可能在同时间就已经猜到那些灵光是什么了。虽然她现在什么都没有説,但莉琪依然能从大姐头的眼神里看出深刻的疑惑。

莉琪敢保证,如果给自己时间的话,绝对能想出至少十个合理度足够的答案来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处,以及身下那团肉块究竟是什么东西。然而现在,他们大概都不会有兴趣知道了。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她了,那张往日里元气十足的脸上居然显露出了明显的倦意。然而现在并不是向大姐头解释前因后果的时候,因为莉琪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下那团肉块再一次的活动了起来。

于是莉琪对聚集在自己周围的法术士们视若无睹,看起来就像将他们当做了背景一样。被她踩在身下的怪物还在缓缓蠕动着,然而在受到足以粉碎城门的重击后,就算是它体内的“混沌”也无法让它立刻恢复。

头晕目眩的莉琪晃了晃脑袋,也不在乎附近的人们,一双无神的双眼中却忽然闪过了些许凶光。説时迟那时快,只见她将还带着些许灵光的走向上举起,随即以最快的速度刺向了粉红色的肉块。

噗嗤!

莉琪的手贯入了柔软的肌肉中,凝聚在其上的灵光一下子变长了好几倍,犹如长矛一般贯穿了蠕动着的肉块,扩散的魔力从内部破坏着它的躯体。霎时,聚集在一起的肉块露出了数道裂口,死血四处喷溅。

一缕红色的光辉透过缺口照耀到莉琪的身上,让她仿佛浑身都沾满了鲜血一般。那一团臃肿的肉块在被莉琪用魔力贯穿之后终于变得安静了下来,可是周围的人却在用一种凝视着夜色中的怪物般的目光看着莉琪。

人类害怕夜晚,难以看穿的黑暗会让他们打心底里恐惧得发抖,而作为相反的代表,太阳往往会成为黑暗的象征。可是在这个染满血红色的世界中,初升的太阳也仿佛是垂垂老矣的夕阳,无力的光辉难以承担起希望。

而且眼前的法术士们显然更是紧张不安,对于用血肉与骨殖强行拼接出一个丑陋的怪物这件事,恐怕已经超越了他们拥有的学识。显然,他们正对于眼前这个被少女踩在身下的血肉怪物感到了深刻的恐惧。

法术士们在警戒着,或许他们已经从幸存者的嘴巴里打听到了不少消息,然而这对解决现状似乎没有太大的帮助。无论是从天而降的巨大肉块,还是浑身染满了红色的少女,都不是能让他们轻易冷静来的存在。

“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是除了什么事情么?”就在着空气紧绷得几乎要断掉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粗犷的声音,“还是説,你们也是被克鲁斯.弗朗索瓦院长叫来的?”

众人转头看去,説话的人正是格罗斯泰德,这位警备队二等官正扛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帆布口袋向众人所在的方向走来。走在他身边的柯特也扛着一个半人多高的箱子,还轻松的朝莉琪挥了挥手。

看他们的表情,似乎并不意外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倒不如説,他们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才来的。未完待续。。

孩子感冒咳嗽吃什么药
儿童夜间咳嗽
热淋清颗粒女人可以吃吗
宝宝咳嗽呕吐是什么原因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