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昆明40名街道办保安围殴少年致死已被警方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8:08

昆明40名街道办保安围殴少年致死 已被警方控制

铁棍、带钉棒围殴少年  ●大板桥街道办苏副主任称,事发当晚是因“盛世之都KTV”里面发生冲突,KTV里面的保安打到街道办请这边的保安过去支援。  ●就符国俊当晚为何被打,父亲符昆转述符国俊表弟的说法——当时,符国俊和表弟崔某正在吃烧烤,突然一群手持铁棍和带钉棒的保安围过来殴打符国俊,崔某见状跑了。  -疑点  KTV里究竟有没有冲突?  ●街道办苏副主任称,10月7日晚上是因KTV内发生冲突事件,那边的保安就打到街道办叫这边的保安过去。  ●KTV的4个工作人员均告诉,当晚没有发生过冲突,也不知道符国俊的事情。  -矛盾  死者是在KTV打工还是去消费?  ●符昆介绍,儿子符国俊在盛世之都KTV打工,他还没毕业,是昆明一中专学校的学生,“这几天他正在办离校手续。”  ●KTV客户经理李某告诉,符国俊和自己很久前就认识,“但那天晚上他是第一次到KTV来玩的”。  2011年10月7日,凌晨2时30分许,正在官渡区大板桥阿依村吃烧烤的17岁少年符国俊,被云南瑞邦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瑞邦保安”)40名保安殴打致死。事后,“这些保安回到官渡区大板桥街道办政府大院里。”符国俊的父亲符昆告诉,当时他正赶到街上,“他们都穿着保安制服”。  大板桥街道办苏副主任向介绍,这40名保安与街道办只有劳务关系,是瑞邦保安派遣过来协助城管工作,双方签有劳务派遣合同,但保安人员的管理仍属于云南瑞邦保安公司。  另外,他告诉,事发当晚是因“盛世之都KTV”里面发生冲突,KTV里面的保安打到街道办请这边的保安过去支援,“KTV里的保安和街道办的保安都是瑞邦保安派去的。”苏副主任称,街道办的这40名保安过去帮忙,事前街道办方面一概不知。  为讨说法,昨日符昆在街道办的门口为儿子搭设了灵堂,至下午6时许,符昆将儿子的灵牌撤走。他告诉,官渡区政府愿意出面处理此事,但是,街道办没有给任何回应。  街道办究竟有何?对此,街道办苏副主任未予明确,并称“等待警方调查结束才能定论”;符国俊为何会被保安围殴致死?苏副主任称,符国俊和之前被打的两个人不知道是否在里面消费,要等公安机关调查结果,“我们不能确定,有可能他们是无辜的。”  目前,警方已对此事介入调查。  现场  村民陪家属来讨说法  昨日赶到现场时,街道办政府大院内外已围聚着千余人。据了解,他们是周边各村的村民,也有和符国俊同村的红沙坡村的村民。“我们就是来看这件事,看怎么解决。”村民们说。  看到,在街道办大院门口,满地是撕碎的报纸,院内一栋办公楼前,也是满地的文件,其中大多数是警方对犯罪嫌疑人的调查笔录。看到的几份笔录是2007年至今,不同年份的调查笔录文件。就这些文件,采访街道办几位负责人时,他们表示,不知道这些文件撒落在地。“情况很严重嘛。是不是昨晚的事?”一街道办领导表情严肃。随后,他派人去了解情况。  就上述出现满地的碎报纸及文件材料的情况。一名目击者告诉,“早上很多政府人员与围观的人群发生哄抢,他们不让村民看报道此事的报纸。这些文件材料就是人乱时掉下的。”就这一现象,街道办一领导告诉,不知道此事的发生。[1][2]下一页讨理  死者父亲街道办门口竖灵牌  7日凌晨,符昆在得知儿子符国俊被围殴后,随即赶到事发现场。  “我赶到时,他已躺在地上,后脑勺、上身和腿部多处是血。我喊他,但已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微弱的心跳和呼吸。”符昆告诉,他赶到大板桥街上时,看到打人的保安人群正回到街道办院内,“他们都穿着保安制服”。他说,为了把儿子送医院抢救,当时没有跟到街道办大院内。  10月7日,早7时许,符国俊死亡。  为此,符昆找到街道办讨要说法,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交涉无果之下,他怕事情不了了之,昨日他将灵堂搭设在街道办门口以引起更多村民的关注。  至下午6时许,符昆将儿子的灵牌撤走。他告诉,官渡区政府愿意出面处理此事,但是,街道办没有给任何回应。  就符国俊当晚为何被打,符昆转述符国俊表弟的说法——当时,符国俊和表弟崔某正在吃烧烤,突然一群手持铁棍和带钉棒的保安围过来殴打符国俊,见状,“崔某跑了,随后他向我打。”  据符昆介绍,自己的儿子是在盛世之都KTV打工,但他现在还没有毕业,是昆明一家中专学校的学生,“他觉得读了两年中专没有意思,这几天他正在办离校手续。”  昨日到盛世之都KTV采访时,客户经理李某告诉,符国俊和自己很久前就认识,在一起玩过,“但那天晚上他是第一次到KTV来玩的”。就符国俊被殴一事,他表示不知情,“当天晚上KTV生意很淡,我在12点就回去了。”  李也告诉,如果是在KTV发生冲突,不可能不知道。  而街道办一人士称,符国俊一事,是因“盛世之都KTV”里面发生冲突,KTV里面的保安才打到街道办请求这边的保安过去支援,之后发生打斗。  采访了KTV的4个工作人员,他们均告诉,当晚没有发生过冲突,也不知道符国俊的事情。采访时,事发当晚在KTV上班的保安都没有上班。  说法  街道办:事发前KTV内发生冲突  街道办苏副主任告诉,7日晚上是因KTV内发生冲突事件,那边的保安,就打到街道办叫这边的保安过去。 “这边保安过去时,消费的人已走,他们就去找,先是在街上找到两个人,将两人打伤,之后才找到符国俊。” 苏副主任告诉,事发当晚,街道办的保安过去,并没有得到街道办的同意。  苏说,街道办有40名保安,这40名保安与街道办只有劳务关系,是瑞邦保安派遣过来协助城管工作,双方签有劳务派遣合同,但保安人员的管理仍属于云南瑞邦保安公司。  而家属方及围观人群称,打人的保安是街道办城管的保安,其也应该归之于街道办城管。苏表示,街道办的40名保安属于非公务人员,也不是在正常用工期间,街道办是否有,还需要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才知道。  此外,据他介绍,因为街道办只有40名城管,根本管理不过来整个街道办辖区,才在今年5月份与瑞邦保安签订劳务派遣合同。这些保安平时只是代替城管做外围综合环境整治工作,不是代替城管执法,“综合行政执法是我们的城管在做,不会叫他们去,他们没有执法权。”  就双方的劳务派遣合同所涉及的相关内容,要求查看该合同时,苏副主任表示,合同事后被警方调走。他告诉,涉及此事的这40名保安在合同中都有名字记录,被派到街道办后他们不得再被派往他用。  而此次这40名保安的“私自行为”是否与街道办(城管)有关系,苏副主任表示,要等官渡区警方调查结束才能定论。  对于符国俊为何会被围殴,苏副主任称,被打的3个人不知道是否在里面消费,要等公安机关调查结果,“我们不能确定,有可能他们是无辜的。”  目前,街道办的40名保安已被官渡区警方控制,此事正在调查中。  -事外  怒“你”不是两三天昨日在街道办大院围观讨说法的上千村民中,汪月翠和梅常保另有说辞。据二人称,他们除了觉得符国俊死的冤屈不公来帮忙讨理之外,也为自己讨说法,因为他们二人在事发前三日的10月4日早上,也遭受到“执法人员”的暴力。  据汪月翠介绍,10月4日上午她正在一工地捡拾水泥袋,发现几名“执法人员”正在暴打一个孩子,气愤和于心不忍的她口中念道“没有人性”之类的言词,不料对方马上向她围攻,造成她左腿部受伤。“那孩子才12岁,他们那么多人在打,我说了句就开始打我了,还威胁要把我扔出去,”年近50的汪月翠手捂拐杖,边说边挽起裤管给看。梅常保称,当日他在劝阻时,也遭遇了“执法人员”的拳头。  发现,对于当地执法人员的行径,村民们颇有微词,其中不乏情绪激动的村民破口大骂“执法者”,有村民称要不是发生这样的事件,他们都不知道何时该如何诉说。  (黄世杨 王万春)

前一页[1][2]

微商城提现怎么进入
微信小程序电商平台
酒店会员管理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