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流放之影 第三十四章 火药的威力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1:01

流放之影 第三十四章 火药的威力

约德镇众人手中的秘密武器不是别的,正是小了好几号的炸药包。

早在他们决定阻击这这一批运输队的时候,罗恩就提出,可以使用炸药包。为了削减重量,方便他们投掷出去,炸药包里火药的分量就小了不少,不过这并不影响炸药包的威力,为了这次的行动,他们准备了整整四十个小号的炸药包,在行动前都分配给了队伍当中臂力大一点的士兵,在这平原上,可没有壕沟和掩体,火药爆炸的能量,会实打实地招呼在敌人的身上。

除了站在队伍后排,负责投掷炸药包的这些士兵,在队伍的前排,近百名士兵同时举起了已经装填好弩箭的弩机,在火把的亮光下,他们根本不需要多么精确的瞄准,所有的敌人都站在一起,这种情况下,弩箭比起弓箭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

“嘣嘣嘣!”

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近百架弩机一同发射的声音,瞬间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不远处黑暗中的人影,就像是割麦子一样倒下了一大片。

被射速极快的弩箭命中,就算没有射到要害部位,也是相当可怕的贯通伤,中近距离作战的时候,弩箭就是最可怕的大杀器!

当第一个士兵被罗恩杀死的时候,包括兰德尔在内的所有贝鲁士兵,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下意识地以为,对面是一个脾气暴躁的指挥官,但是当弩箭喷射的时候,他们才明白了真相,眼前的这支穿着贝鲁军装的队伍,根本不是友军,而是带着复仇怒火而来的诺亚人。

“全部进攻!弩箭还击!杀死这些诺亚狗!”

兰德尔抽出了自己的佩剑,他的心中仿佛在滴血,诺亚军队的这一轮弩箭齐射,他手下的士兵最起码就倒下了四五十人,他已经无暇去思考这些诺亚士兵的来路,如果连运输任务都做不了的话,他在军方可就彻底抬不起头来了。

不过,兰德尔似乎忽略了一件事情,包括他在内,每一名贝鲁士兵,脑子里都有还击的想法,但是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有的士兵,甚至还正在把弩箭装填到弩机当中,夜晚天黑,甚至还出现了装填弩箭时自己被箭头划伤的情况。

一轮弩箭的齐射,并不仅仅是造成了对贝鲁士兵的杀伤,更重要的是,为点燃炸药包的投弹手们获得了充足的准备时间。

“呼呼呼!”

一块块黑色的影子拖着红色的尾焰,从罗恩头顶飞了过去,炸药包的引线,甚至都花费了罗恩一整天的功夫,到了真正的战场上,光用布条可不行,这种浸泡了油水的细一点的麻绳,就是罗恩现在可以找到的最好的材料了。

“什么东西?”

一名正在装填弩箭的贝鲁士兵,突然被从天而降的炸药包砸了个正着,顿时忍不住咒骂了一句,这东西是从对面约德人那里扔过来的,不过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甚至还没有扔过来一块石头的威力更大。

几十个炸药包,引起了贝鲁军队的一阵骚动

流放之影  第三十四章 火药的威力

,不过他们很快都意识到,这东西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甚至连炸药包上快要烧到尽头的火舌,他们都没有去理会。这种天气下,在这样潮湿的土地上,根本没有发动火攻的可能。

“啊?”

梅里亚还以为炸药包没有效果,失声惊叫起来。

“快趴下!”

罗恩的吼声突然响起,梅里亚也不顾地上的泥水,直接扑到在泥地当中。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一团耀眼地火光迸而出,刺痛了梅里亚的眼睛。

对于这些火药的威力,他可是很清楚的,如果无知的和它们相对抗的话,最后难看的肯定是自己。无论你是铜皮铁骨,还是健壮如牛,如果被它炸中,都只有碎裂的份。

人的身体的坚韧程度,难道可以和约德镇里的瓷窑房屋相提并论吗?就算实力强大的,拥有斗气的骑士,身体素质远超常人,但是这样的骑士,在整个大陆有多少,梅里亚并不清楚,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在面前这些贝鲁士兵当中,是没有这样的存在的。

一枚炸药包的威力可能算不上什么,但是这几十枚炸药包一起炸裂,就连在约德镇留守的赛娅娜,甚至都在城垛上看到了漆黑夜幕中的闪光。

炸药包里的东西,不仅仅是混合而成的黑火药,罗恩甚至还在里面加了碎铁片,铁屑,木板等东西,借助着爆炸的气浪,哪怕是小小的铁片,都足以成为杀人的利器。

梅里亚清楚地看到,在爆炸的火光当中,位于爆炸最中心地点的贝鲁士兵,甚至连身体都在爆炸中脱离了躯干,在贝鲁军队的阵地当中,瞬间变成了死亡的地狱。

乱七八糟的有些零碎的肢体飞了过来,有手臂、大腿、内脏、肉块,甚至还有被炸飞到上面的眼珠子,血淋淋的在地上滚动。被炸裂的长弓,胡乱纷飞的箭镞,甚至连贝鲁人携带的弩机,都被炸裂开来,破碎的零件到处乱飞。

炸药包的爆炸持续了不长的时间,黑夜的火光中升腾起了浓烈的黒烟,刺鼻的硝烟在大平原上扩散开来,不过大平原上的晚风,很快就将浓烟慢慢吹散,梅里亚抹掉了嘴边的泥水,向原本贝鲁人的阵地上看过去,梅里亚顿时震惊地张大了嘴。

上一次见识到火药的威力,只是瓷窑的爆炸还有罗恩的爆炸实验,对于这神奇的黑色粉末的认知,除了罗恩在内,其他人都没有清楚地了解。

原本平整的平原上,出现了不少不规则的大坑,贝鲁人的队伍瞬间稀疏了不少,借助着火光,他们能够看到躺在地上呻吟抽搐的约德人,撕心裂肺地惨叫不断响起。

“呕!”

在梅里亚身边,一名来自约德镇的民兵忍不住在原地呕吐起来,梅里亚清楚地看到,在这民兵的脸上甚至还粘着一条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断肠。

莱芜治疗卵巢炎方法
莱芜治疗卵巢炎费用
莱芜治疗卵巢炎医院
莱芜治疗盆腔炎方法
莱芜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